环球钢琴网
菜单
巴赫法国组曲第五首:吉格

法国组曲是巴赫献给他的第二位妻子安娜的,其中前五首包含在《为安娜.玛格达莲娜的键盘曲集》,第六首是后来追加的。至于为什么追加一首,只要看看《英国组曲》、《帕提塔》、《勃兰登堡协奏曲》、《独奏小提琴奏鸣曲与组曲》、《无伴奏大提琴组曲》统统都是六首就不难理解了,而且可以认为这是巴赫刻意将其凑成六首。作品大约写于1722-1725年,主要创作时间仍属于科藤时期(1717-1723),这段时期确实是巴赫创作器乐作品的一个高峰期。 先从整体上看一下这六首组曲。从调性上来看,前三首为小调,后三首则是大调,大小调平分秋色,既不像六首无伴奏小提小调占多数而略微显得宛转而伤感,也不像六首勃兰登堡协奏曲清一色的大调而显得无比光辉灿烂,总体上比较中性,具有一种平衡感。 法国组曲的主要舞曲样式有很多,其中Allemande,Courante,Sarabande,Gigue存在于每首组曲里,并且有固定的顺序,另外还有其他曲式如Menuet,Gavotte,Bourree,Air,Loure和Polonaise,但并不是每首组曲中都有。 这些舞曲的样式都是典型的早期组曲乐章的组织成分。和英国组曲每首都有一个Prelude不同,六首法国组曲均没有前奏曲,而是直接由Allemande开始,因而相对篇幅较小,所以也有人将英国组曲称为“大组曲”,而将法国组曲称为“小组曲”。 其实虽然名为法国组曲,但不论是英国组曲还是德国组曲包括这六首法国组曲,从德国的阿勒曼德、法国的库朗特、西班牙的萨拉班德、英国的吉格,都显示出了丰富的国际色彩。 实际上这也是巴赫在音乐创作上的一大特点。 虽然巴赫一生从未离开德国,在一地定居下来就过着几乎足不出户的生活,但在创作上绝不像他在生活上那么单调和保守。 巴赫总是孜孜不倦地从当时以及过去的欧洲各地出色的作曲家的优秀作品中汲取养分和灵感,并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将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音乐要素融合进自己的音乐当中。他虚心地学习维瓦尔蒂和科莱里在协奏曲方面的创作手法和风格,A.斯卡拉蒂在宗教声乐作品方面的特点,诸如此类,在此不再赘述。 这几首法国组曲,规模较为小巧玲珑,感情较为纤细,具有法国风的洗练感,这也被认为是曲题得名的原因之一。

展开
舒伯特A大调钢琴奏鸣曲作品664:三、快板

这首作品完成于1826年,是标志着舒伯特钢琴奏鸣曲创作成熟的一首作品。这一时期的舒伯特,主要依靠朋友的接济生活,贫苦的现状使舒伯特只有在音乐创作中,才能找到前进的动力、生活的希望,音乐成为他的信仰与精神寄托。 这首奏鸣曲作为舒伯特创作中期的一部作品,第一乐章奏鸣曲式各部分音乐结构都非常的清晰,主、副题在旋律的创作上充分体现了舒伯特对于旋律写作的抒情性与歌唱性的思维,主题与副题之间,并没有尖锐的矛盾冲突,而是两者相互融合、相互渗透,音乐动机充分的融入舒展的具有歌唱性的旋律线条之中,而不是像古典主义那样,由一个短小的、强有力的发展动机进行作品的创作。此外,舒伯特在和声调式上更为注重实用色彩性和声,古典主义时期对于调式的严格布局,在舒伯特手中变得更为自由。在他的音乐中,音乐的结构常常是要在考虑音乐情绪与音乐内涵的基础上进行创作的。舒伯特作为浪漫主义音乐的又一奠基人,为古典奏鸣曲带来了一股新的气息,从旋律中可以感受到,他对内心情感的真实抒发和对自由美好生活的向往。

展开
舒伯特A大调钢琴奏鸣曲作品664:二、行板

这首作品完成于1826年,是标志着舒伯特钢琴奏鸣曲创作成熟的一首作品。这一时期的舒伯特,主要依靠朋友的接济生活,贫苦的现状使舒伯特只有在音乐创作中,才能找到前进的动力、生活的希望,音乐成为他的信仰与精神寄托。 这首奏鸣曲作为舒伯特创作中期的一部作品,第一乐章奏鸣曲式各部分音乐结构都非常的清晰,主、副题在旋律的创作上充分体现了舒伯特对于旋律写作的抒情性与歌唱性的思维,主题与副题之间,并没有尖锐的矛盾冲突,而是两者相互融合、相互渗透,音乐动机充分的融入舒展的具有歌唱性的旋律线条之中,而不是像古典主义那样,由一个短小的、强有力的发展动机进行作品的创作。此外,舒伯特在和声调式上更为注重实用色彩性和声,古典主义时期对于调式的严格布局,在舒伯特手中变得更为自由。在他的音乐中,音乐的结构常常是要在考虑音乐情绪与音乐内涵的基础上进行创作的。舒伯特作为浪漫主义音乐的又一奠基人,为古典奏鸣曲带来了一股新的气息,从旋律中可以感受到,他对内心情感的真实抒发和对自由美好生活的向往。

展开
舒伯特A大调钢琴奏鸣曲作品664:一、不太快的快板

这首作品完成于1826年,是标志着舒伯特钢琴奏鸣曲创作成熟的一首作品。这一时期的舒伯特,主要依靠朋友的接济生活,贫苦的现状使舒伯特只有在音乐创作中,才能找到前进的动力、生活的希望,音乐成为他的信仰与精神寄托。 这首奏鸣曲作为舒伯特创作中期的一部作品,第一乐章奏鸣曲式各部分音乐结构都非常的清晰,主、副题在旋律的创作上充分体现了舒伯特对于旋律写作的抒情性与歌唱性的思维,主题与副题之间,并没有尖锐的矛盾冲突,而是两者相互融合、相互渗透,音乐动机充分的融入舒展的具有歌唱性的旋律线条之中,而不是像古典主义那样,由一个短小的、强有力的发展动机进行作品的创作。此外,舒伯特在和声调式上更为注重实用色彩性和声,古典主义时期对于调式的严格布局,在舒伯特手中变得更为自由。在他的音乐中,音乐的结构常常是要在考虑音乐情绪与音乐内涵的基础上进行创作的。舒伯特作为浪漫主义音乐的又一奠基人,为古典奏鸣曲带来了一股新的气息,从旋律中可以感受到,他对内心情感的真实抒发和对自由美好生活的向往。

展开
×

评论 1

要删除这条动态吗?